bck

首页 理论教育 所有的细菌都是坏的吗_鲨鱼真的不会得癌

所有的细菌都是坏的吗_鲨鱼真的不会得癌

时间:2021-06-19 理论教育 联系我们

所有的细菌都是坏的吗_鲨鱼真的不会得癌

 

可怜的细菌值得同情,它们就是单细胞世界里的丹格菲尔德(1)。它们以垃圾为食,使土壤变得肥沃,还可以把我们吃的食物转变为有用的维生素,然而却没有获得任何尊重。当你与大多数人谈到细菌时,他们都是绝对的顽固派。他们甚至想把2000多种细菌驱逐出境,仅仅是因为有一些不好的病菌可以让我们生病。

摆脱细菌是一种没有希望的愚蠢的尝试。细菌可能是地球上第一种生命形式,在几十亿年后太阳开始爆炸的时候,细菌也可能会是最后的生命形式。细菌生活在每一个可想象得到的角落和裂缝里:在温泉里,在火山口,在硫磺泉的下面,或者在冰冷的南极大陆。随地抓起一把泥土,你就会抓到一把的细菌。细菌统治着世界。正如古尔德最近这样写道:现在不是人类时代,也从来没有恐龙时代。我们生活在也将永远生活在细菌时代。

细菌像很小的单细胞植物动物,它们比你体内的大多数细胞还要小。一个血细胞的直径是5—8微米;1000微米是1毫米。一个细菌的直径是0.5—1.5微米;精子很大,长度可达60微米。(病毒是最小的,直径只有0.05微米。)藻类或蓝绿细菌含有叶绿素,它们只需要阳光和水就能够生存。其他的所有细菌像动物一样需要吃东西。一些细菌以无机物为食,比如气体。大多数细菌以有机物为食,比如死了或活着的植物和动物组织。你身体内外都被细菌包围着,你应该为此而感到高兴。细菌在数量上与人体内的细胞相比大约是10∶1

人皮肤上有许多种无害的细菌。你可以洗个热水澡,但它们是洗不掉的。你一出生,它们就来了,并在你童年时期逐步建立起一个十分紧密的团体。尽管这些细菌没有与你发生冲突——毕竟你贡献了你的皮肤——它们对前来侵略的细菌还是很不客气的。因为可供它们到处活动的皮肤就那么多,所以它们一定会保护自己的地盘。如果你皮肤上已经覆盖了无害细菌的话,那么有害细菌(我们平常称之为病菌)就很难在你皮肤上找到立足之地。

在体内,整个消化道从上到下都布满了细菌。这些细菌与体内自身的化学物质一起来分解食物,把食物转变、分解成有用的维生素和矿物质,确保肠壁能够吸收营养物质并使其进入血液循环。没有这些细菌,我们就不能消化食物。的确,婴儿在出生的时候是相对无菌的,而他们能吃的东西很有限。对孩子来说,暴露于细菌当中是很有必要的,这样可以帮助他们建立有效的消化和免疫系统。这很像疫苗——把灭活或减毒的病毒注入体内,以便建立起对病毒的抵抗力——细菌可以促进抗体的形成。血液中含有类似于步兵的蛋白质,可以攻击那些悄悄越过皮肤防线的有害病菌。如果在生命的早期机体没有暴露于细菌当中,那么机体就没有足够的能力防御病菌的入侵。

事实上,一些医生认为,美国孩子哮喘和过敏发生率的增加,和他们生活在与上一代相比相对无菌的世界有关。没有暴露于细菌当中的孩子,就没法接触到可以产生抗体的病菌。更专业一点讲,他们没有Th1细胞(辅助性T细胞1,这是一种针对过敏原产生抗体的细胞)。故而以后他们会对灰尘或花粉颗粒产生过敏。塔夫特大学医学院梅奥医学中心正在进行的研究显示,在一些情况下,哮喘和过敏是高度活化的免疫系统不知道怎样征服侵略颗粒的一种反应。

我们怎么变得这么干净呢?干净近乎圣洁。我们恪守这个格言,并在现实中践行。我们不是想使我们的房子干净得发光,我们只是想让房子无菌。据肥皂与洗涤剂协会(是的,真有这么个协会)报道,超市货架上3/4以上的液体肥皂和1/4以上的固体肥皂含有三氯苯氧氨酚,它是能够杀死大多数细菌的抗菌成分,而不管细菌的好与坏。抗菌的狂热同样被编织到枕头套和床单里,注射到孩子玩具塑料里,甚至挤进牙膏管里。

所有这些有必要吗?对99.9%的人来说,答案是否定的。不能否认外界存在坏的细菌,我们也不想让这些病菌侵入体内。沙门菌(常在鸡蛋内)、大肠埃希菌(来自被粪便污染的肉类)和霍乱弧菌(在水中)会损伤你的肠道,并有潜在的致命性。然而需要注意的是,抗菌肥皂并不能杀死这些细菌,只有适当烹煮食物和处理水才可以。感冒和流感可能困扰我们几天甚至几周。但是,感冒和流感是由病毒引起的,而非细菌,因此抗菌肥皂在此也是不起作用的。细菌的确可引起脓毒性咽喉炎、传染性结膜炎和多种类型的肺炎,但普通的肥皂就可以杀死这些病菌。

那么抗菌肥皂有什么作用呢?首先来简单谈谈肥皂一般是干什么用的。肥皂可以洗掉身体上的污垢,也可以洗掉病毒和细菌——尤其是新感染的,还没来得及进入体内和繁殖的病菌。频繁的洗手可以洗出奇迹。如果你真的想降低被有害细菌(或感冒病毒)感染的概率,那就洗手吧!无论何时,只要你想起或每次离开厕所的时候。这并不是过分拘泥小节,这是明智的。没有人会建议你一天用力擦洗50次手,直到被擦掉了皮。

抗菌肥皂像普通肥皂一样,洗掉了病菌。它同样在你皮肤上留下一层化学薄膜,这能够杀死你皮肤上其他细菌,并在一两天内抑制细菌的生长(没有人确定)。听起来不错哦。问题就在于抗菌肥皂不能100%地杀死一个特定种类的细菌。它只能杀死90%,剩下生命力强的10%可以抵抗三氯苯氧氨酚这种抗菌的化学物质。(ivsnet.com)

接下来这些细菌会复制,它们的下一代对三氯苯氧氨酚有了更强的抵抗力。很快,三氯苯氧氨酚将会一点作用也不起了,因为细菌已经变异为“超级病菌”。现在这些细菌占了上风,并对身体造成严重破坏。更糟糕的是,抗菌肥皂已经杀死了无害的细菌。这就为那些坏的抗药菌在皮肤上提供了更多可供其占领的地盘。在厨房台面上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抗菌肥皂留下了化学薄膜,抗药菌能够在那里繁殖。酒精和漂白剂杀死了细菌,然后就蒸发了;细菌对这些化学物质无法产生抗药性,因此酒精和漂白剂在杀死病菌方面更加实用。

这是龟分枝杆菌的扫描电子显微照片。是朋友还是敌人呢?大多数细菌是无害的,许多是人类生活中所必需的。抗菌剂杀死了所有的细菌,应当谨慎使用。照片承蒙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卡尔提供。

科学家对抗菌肥皂的大量生产很是担忧,于是呼吁美国国会明令禁止。但是,你不能因为一个人很爱干净而责备他。基本的卫生保健——洗手、适当地处理食物、使用干净水、隔离病人——延长了人类的预期寿命,这比任何药物治疗和外科技术起的作用还大。在过去一百年里,美国人的预期寿命从47岁上升到72岁,这大部分要归功于我们改善了自己的行为。直到19世纪中期,对于微小细菌是使许多人死亡的原因这样一个事实,人们依旧知之甚少。医生不戴手套就做手术。医学生经常解剖完尸体不洗手就直接去接生。如果医生不是用没戴手套的手指探查伤口、寻找子弹,噶菲德总统就不会感染细菌,或许他就能在刺客暗杀后存活下来。

19世纪70年代,李斯特(以发明李斯特防腐液闻名)是最早发表研究微生物理论和防腐技术的人之一。在19世纪末以前,李斯特的理论很是被忽视,甚至被公众嘲笑。20世纪初期,讲究清洁习惯的运动终于导致公共卫生运动的兴起。市民很快了解到,他们应该提供清洁饮用水和烹煮用水来防止霍乱的暴发,因为霍乱是由未经处理的污水里的细菌引起的,这种污水经常在大城市(诸如纽约和芝加哥)里的小巷道里横流。垃圾回收和处理是使社区成功摆脱白喉和猩红热的有效方法,这两种疾病都是由垃圾里孳生的细菌引起的。更好的污水处理和垃圾回收措施也可以摆脱苍蝇——苍蝇带吸附功能的腿会把粪便和垃圾里的细菌带到桌面和食物上。

如今,显然美国人勉强能够接受食物供应中排泄物成分的存在,但是他们要求使用抗菌肥皂。美国大多数细菌感染是由食物传播的:沙门菌、李斯特杆菌和大肠埃希菌。细菌在大量生产食物的工厂里孳生。以这种方式生产出来的大多数肉类中含有排泄物成分,这种现象已经几近100年没有存在了。我们不可能用三氯苯氧氨酚来冲洗食物。我们希望最好能够出台更好的食品安全措施,重点关注较小的当地肉类生产商,而不是扶持那些位于市中心的每小时生产几吨肉的大型企业。许多健康专家建议辐射食物,低强度的辐射可以杀灭细菌。由于知道美国人是多么惧怕辐射(参见本书《对辐射的误解:从正反两方面看辐射》),他们用了委婉语“低温巴氏杀菌”。这个加工过程在屠宰场是可以的,但是在从屠宰场到你家厨房的长途运输过程中食物也有可能被污染。或许家庭也有辐射装备吧?

大量滥用抗生素的现象主要发生在畜牧业。牛、猪和鸡被喂了许多抗生素来预防疾病,要不然疾病会在饲养动物的狭小空间里蔓延。大约80%的抗生素是用来饲养牲畜,这就造成了最大的威胁——细菌抗药性。较小的不太拥挤的农场是无需依赖动物抗生素的。抗生素的另一滥用涉及医生,他们经常会随意地给病人开抗生素,而病人在很多时候并不需要。病毒性感冒和流感是病毒感染,所以抗生素是不起作用的。抗生素通常是用来抚慰紧张的病人。2001年底的炭疽热恐慌促使许多美国人储备抗生素,也就是环丙沙星,因为这种抗生素对炭疽病感染是有效的。数以万计的人“在以防万一的情况下”服用了环丙沙星,他们中间几乎没有人患炭疽病。还有更多的人储备环丙沙星。令人担心的是,他们在感冒开始时会自行服用此种药物。

在中国,抗生素很容易买到,而且滥用现象非常普遍,引起泌尿道感染和其他致命性疾病的大多数细菌对氟喹诺酮类(这是包括环丙沙星在内的一个抗生素家族)已经产生了耐药性。专家认为,同样的事很可能会在美国发生。没有环丙沙星和其他用来杀灭有害病菌的抗生素,我们就会像100年前一样在疾病面前束手无策。肺结核和其他感染曾一度在人类的控制之下,但现在已对大多数抗生素产生了耐药性。塔夫特大学医学院的利维,谨慎使用抗生素联盟的主席,在他2002年出版的《抗生素的利与弊》一书中,描述了抗生素的滥用问题。抗生素是强效的、有毒的药物。在健康威胁增加的时候,你不能像吃维生素一样单靠吃这些抗生素药片来保持健康。不管这篇报道影响了你多少。

【注释】

(1)丹格菲尔德(Rodney Dangerfield),美国喜剧演员,以告诉你,我没有获得尊重流行语而闻名,其扮演角色的喜剧No Respect曾获得格莱美奖。——译者

 

{bck}| {bck体育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体育}| {bckbet}| {bcksports}| {bck官网}| {bck}| {bck体育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体育}| {bck}| {bck体育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体育}| {bckbet}| {bcksports}| {bck官网}| {bck}|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 {bckbet}| {bcksports}| {bck官网}| {bck}|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体育}| {bckbet}|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体育}| {bckbet}| {bcksports}| {bck体育下载}| {bckbet}| {bcksports}| {bck体育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体育}| {bck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bet}| {bcksports}| {bck官网}| {bck体育app}| {bck体育}| {bcksports}| {bck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 {bckbet}| {bcksports}| {bck官网}| {bck体育}| {bcksports}| {bck官网}| {bck体育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 {bckbet}| {bcksports}| {bck}| {bck体育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体育}| {bckbet}| {bck官网}| {bck}| {bck体育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sports}| {bck官网}| {bck}| {bck体育官网}| {bcksports}|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bet}|
{uc8}| {uc8体育}| {uc8官网}| {uc8老虎机}| {UC8娱乐城}| {uc8彩票}| {uc8}| {uc体育}| {uc8体育}| {UC体育}| {uc8官网}| {uc8老虎机}| {uc8体育}| {UC体育}| {uc8老虎机}| {uc8老虎机}| {UC8娱乐}| {uc8}| {uc体育}| {uc8体育}| {UC体育}| {uc8老虎机}| {uc8彩票}| {uc8}| {uc8体育}| {UC体育}| {uc8官网}| {UC8娱乐}| {UC8娱乐城}| {uc8}| {uc体育}| {uc8体育}| {UC体育}| {uc8官网}| {uc8老虎机}| {UC8娱乐}| {UC8娱乐城}| {uc8}| {uc体育}| {uc8体育}| {UC体育}| {uc8官网}| {uc8老虎机}| {UC8娱乐}| {UC8娱乐城}| {uc8}| {uc体育}| {uc8体育}| {UC体育}| {uc8官网}| {uc8老虎机}| {UC8娱乐}| {uc8彩票}| {uc8}| {uc体育}| {UC体育}| {UC8娱乐城}| {uc8}| {UC体育}| {uc8官网}| {uc8老虎机}| {uc8}| {uc体育}| {uc8体育}| {UC体育}| {uc8官网}| {uc8老虎机}| {UC8娱乐}| {UC8娱乐城}|